2018年10月16   星期二    站内搜索
字号大小:
0

武林翘楚杜振高武术精湛令人敬佩

2018-10-12 09:30:52    作者:本报记者何伟
核心摘要: ——何伟专访武林翘楚杜振高纪实

本报记者何伟

日前,记者何伟来到中国特警学院拜访了一位在武术界赫赫有名,而又充满神秘传奇色彩的人物杜振高先生。 




据悉,杜振高总裁判长与武术明星李连杰出自同一师门,身怀搏击绝技,从事武术运动近50年,1985年至1989年间连续五次获得全国武警部队、公安系统、军警格斗大赛及全国武术散打比赛75公斤级冠军,1988年在全国军警格斗大赛上仅以2.6秒将对手打下擂台,是我国最年轻的武术八段及最年轻的武术国际级裁判。 



他先后担任中国武警特警学院搏击教官、教研室主任,从事特警搏击教学34年,培养军警特战人才近万人,编著出版了《搏击技术》《擒拿与反擒拿》《徒手夺凶器》《使用防身绝技》《格斗与控制》《防卫绝技300招》等39部专著。 


他带领学员们600多次成功地为国家领导人和139个外国使团表演,10余次应邀出国执教执裁。立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三等功四次。被评为武警部队第六届十大忠诚卫士、全军优秀党员、全军育才金奖、全国劳模大会英模代表、团中央十二大代表、北京市先进文明个人、全军优秀教师、优秀共产党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杜振高常常对他的学生说:"习武如做人、做人如习武,招招都是真功夫,不能做假" 





杜振高老师不仅是中国著名武术家,还是一名当代书法家。他在学习书画上先后走访范曾、王西京、梅墨生、田雨霖、杨再春、张桐彦等书画名家。他的书法作品道劲有力、潇洒俊逸、形神兼备。作品先后登载《解放军报》、《人民武警报》、《全球功夫》、《中国艺术博览》等杂志报刊。20141月他的一幅书法作品在中国大饭店举行“给爱一双翅膀文化财富慈善之夜”拍卖会上以2万元成交,并当场捐助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用于慈善救助事业。2015年他的隶书作品获得第五届全国公安系统“卫士之光”美术书法摄影大赛书法类特别奖。



记者何伟:请首长谈一下习武经历和感受。

杜老师:我从小跟着我的父亲练武术,大约是56岁的时候开始练习武术套路和基本功。我父亲16岁在唐山机车车辆厂当翻沙工人,19岁保送唐山铁道学院。1958年父亲当时在唐山铁道学院机械系力学专业毕业后留校当老师。1963年父亲从北京体育大学武术系获得第二学士学位,大学期间与吴彬教练上下铺五年,结下深厚友谊,毕业后回到了唐山铁道学院当老师。1976年唐山大地震之后,父亲调到北京,在北京国际政治学院(中国人民公安大学)任教。

从小在父亲的耳濡目染之下,我特别喜欢武术。后来我要求父亲带我去体校,父亲一开始说你还是好好读书吧,但我从小比较调皮捣蛋,游泳和短跑在全校拿过第一,不喜欢念书。最终父亲同意走上专业武术的道路,因为父亲教学工作很忙,所以给我写了一张字条,让我去什刹海体校找吴彬教练,字条上写着:彬彬,此有犬子振高,想练武术,望你解决为盼,仲勋。当时我年龄小,不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我就带着字条去到了什刹海体校找到了吴斌教练。吴彬教练问我:你是干嘛的?我就把条儿给吴彬教练,吴彬教练一看说:“啊,你是杜仲勋的儿子。”

我说是。

“你这多大了?”

“我今年13岁”

“哎你这练套路也出不来,你爸爸这大块头呀身高1米八几体重200斤,你这骨骼也小不了。”

于是,他马上打电话把散打教练、摔跤教练都叫过来了。

“说道他爸爸是我大学的老同学,拿过第二届全运会自由式摔跤冠军,他爸爸大块头,他这骨架也不会小,跟着我练武术出不来呀,练武功也只能耍耍大刀,练大锤,动作慢呀,或者让他练对抗吧,也许能出来”。

随后我便在体校跟着梅慧智教练学习摔跤、散打五年。期间四次获得北京市青少年古典式摔跤冠军。

我在1978年年底进入什刹海体校,就走的业余体校这个专业。在体校呆了四年半,到了18岁毕业之后,正好是中国第一支特种部队成立,我就特招入伍到了这个部队,这时候是198210月份。由十五军侦察连精英组建的公安部警字七二二部队,当时也从空军二预校挑选50名飞行员,我到了那儿以后,因格斗技术突出,多次在部队比武考核中名列前茅,到了19854月当上了第一任的搏击教官。

1985年至1989年间连续五次获得全国武警部队、公安系统、军警格斗大赛及全国武术散打比赛75公斤级冠军,1988年在全国军警格斗大赛上仅以2.6秒将对手打下擂台,是我国最年轻的武术八段及最年轻的武术国际级裁判。

通过这些比赛,我为部队增添了很多的荣誉。同时,1985年我们单位为了提高战斗力,使我们格斗技术、射击技术以及战术技能向全国培养人才,当年就开始向全国招生,一开始是设成中专,再到大专,后提升为本科,培养了很多优秀军警人才,为国家警卫局、特警部队输送了很多人才,将军、大校数不胜数。3年前,习总书记到我们单位考察,为我们授旗“猎鹰突击队”。现在我们部队的名称叫“中国人民武装警察部队特种警察学院”,我现在担任特战系特战搏击教研室教授。

记者何伟:杜老师您肩负重任,习武执教对您的家庭有没有影响?

杜老师:在文革时期,武术、散打拳击都被停了,在改革开放以后有了中国武术散打比赛。在解放前有类似的比赛,但都是不合理不完善的规则,不戴拳套、把牙给打掉、没有护胸护头护具等。

1979年国家体育总局武术运动管理中心举办实验性比赛,当时北京体育大学、浙江队、武汉体院、山西队等体育院校进行试验性比赛及在比赛中进行实验性编写制定比赛规则。到了1985年,我父亲在广西南宁组织了全国武警部队武术散打的正式比赛。

25岁就成家了,成家之后不再亲自参加比赛了,而是转变为教练带领很多学生比赛。家人也比较支持我的教学工作,在编写教材及格斗书籍方面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比如说:因为白天忙于教学,只能利用晚上的业余时间编写教学教案,时常叫醒熟睡的妻子通过抓腕、拉肘、锁喉、别退等动作的配合演练,记得有一次,看书到凌晨两点,突然对苦想多日要改进的一个压腕动作有了灵感,就习惯地将妻子从睡梦中唤起,要她陪练。妻子从事旅游工作,刚出差回来已十分疲惫,就说:“老公,明天再练吧。”但说归说,妻子还是抖擞精神陪我练了起来。在妻子的配合下攻破了很多技术难题,因为我文字水平有限,我的妻子1988年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德语专业,在编写教材工作中,妻子给与了我很大支持。

记者何伟:杜老师您工作那么多年,育人无数,最大的收获是什么?

杜老师:我通过练武术练散打,在部队获得了很多的荣誉,包括现在我是技术四级教授,相当于部队的正军级,我最欣慰的是,我在特警学院带过的学生,特警学院走出了很多大校,少将,都走上了全国各公安、军警特战的领导岗位。

非常感谢单位的领导对我的培养和教导。

记者何伟:您是怎么看待推广全民健身,武术进校园的?以及您对大学生武术项目未来发展的希望是什么?

杜老师:一个民族的复兴,一个国家的强盛,离开不了体育,只有体育强,这个民族才会强。中国武术,是体育但也高于体育,是我们中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大学生练习武术,主要培养学生的上进心,培养学生拼搏向上的精神。在北赛区的时候有北京大学、哈尔滨工业大学等学校参加了比赛,他们当中有大学生、研究生甚至是博士生,这说明了武术散打运动不仅需要专业的技巧,更需要智慧的头脑。我们倡导更多的人参与学习武术散打,这项民族传统运动,学习其中的文化,让中国武术发挥出本民族的优势。

记者何伟:您担任过多年总裁判长,是怎么看待比赛运动的?

杜老师 参加比赛是为了让大家在对抗、竞技中成长,培养我们坚韧不拔的品格,第一大家都想争取,但是友谊、礼仪也同样重要,大家有勇争第一的这样的信念并为之奋斗,我相信你们在各个方面都能取得优异的成绩。

此次采访收获很多,让自己习武生涯中的众多困惑得到了解答,坚定了信心,明确了目标,预祝杜老师桃李满天下。希望我们更多的学生和朋友能够真正参与到武术散打的运动中来。有了好身体才能更好的工作,工作才有效率,生活才有激情。

媒体聚焦更多

五大行高管年薪或难逃“腰斩”命运
央企高管降薪风声渐起,作为金融业里最“高大上”的国有五大行(设银行、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交通银行、工商银行)或将最先受到冲……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 杭州明日起全面放开住房限购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人员查询  |  广告服务  |  合作加盟  |  版权声明  |  网站留言